<acronym id="kngcm"><legend id="kngcm"></legend></acronym>

  • <var id="kngcm"><rt id="kngcm"><big id="kngcm"></big></rt></var>
    "

    秀才

    "

      秀才,別稱茂才,原指才之秀者,始見于《管子·小匡》。漢以來成薦舉人才的科目之一。亦曾作為學校生員的專稱。漢武帝元封四年(前107年),下詔求賢,云:“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異等可為將相及使絕國者。”“茂”本作“秀”,東漢人避光武諱,改作“茂”。舉秀才始此。

    秀才

    秀才——中國古代選拔官吏的科目

    古代科舉神秘規定:妓女和優伶后代不許考秀才

          要實現金榜題名,首先,除了要經過多年的寒窗苦讀,還要經過重重關卡,一路過關斬將,才能具備參加鄉試的資格,特別到了清代,學子必須先通過童試考上秀才,才能到江南貢院參加鄉試。

          “那時的考生要想參加科舉,首先要有參加考試的資格,比如必須身家清白,不能在服喪期間參加考試,不能冒充戶籍等等,還要請保人作保,如果發現有一條違反規定,不僅本人要受罰,連同保人也要受罰。”周道祥說。

          在清代,考秀才時就已經有上述規定了,比如凡是娼(妓女)、優(唱戲的)、隸(皂隸)、卒(士兵)的子孫,都不能參加童試。因為在封建社會,考中舉人進士之后,便有可能獲得官職,一旦升官,不但封妻蔭子,還能褒封祖宗三代,假如祖上三代是娼、優等人就有辱名譽。此外還不能冒充本縣人的籍貫,因為一旦“冒籍”,就會擠掉本縣士子的名額。另外參加科舉的人還不能匿喪。就是假如家中有父母喪亡,子女必須服喪,這是起碼的孝道。

          即便具備了科考資格,接下來還要面對重重考驗,首先要能等。

          因為鄉試要三年才舉行一次,所以即使你胸有成竹,也要耐心等到開考那一年,除非你運氣好,碰到了皇帝家辦喜事,比如皇帝過大壽或大婚了,那就可能在這年開設恩科,給學子多一次考試的機會。“比如慈禧太后六十大壽那年,就開設了一次恩科,張謇也是這次恩科中考取的狀元。另外光緒三十大壽的時候也開設過一次恩科。”周道祥說。

          當時來南京的方法有兩種,一是水路,一是陸路。沿江一帶的學子,基本都會從水路前往南京。

          路途遙遠的也要提前一兩個月就從家里出發,路上風雨兼程,馬不停蹄地趕往南京。家境好的,陸路可以騎高頭大馬,水路可乘坐上等游船,一路邊看風景,邊會詩友,身邊還配有幾個書童照料生活起居,好不愜意。而家境貧寒、路途遙遠的學子就可憐了,首先盤纏怎么解決,在吳敬梓寫的小說《儒林外史》中,范進就因到老丈人胡屠戶那借錢被罵得狗血淋頭。即便籌備到了盤纏,路上還得節衣縮食,不能坐貴的交通工具,能走就走,還要背著考籃,里面裝著重重的書籍和生活用品,一路風塵仆仆。

    blob.png

          等趕到考試地點,落下腳來,接下來更嚴峻的考驗來了,那就是如何度過接下來的漫長考試。

          根據清代的鄉試制度,鄉試分為三場,從八月初九開始,每場考三天兩夜,共9天6夜。

          對于考生來說,考場的挑戰從進門前就開始了。因為江南貢院的考生眾多,常常達到一兩萬人,在一夜之間點名入闈往往做不到。貢院門外擁擠混亂,常有考生在此過程中跌傷。比如嘉慶癸酉科(1813年),考生們露宿街頭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才得以全部進門。

          到道光年間,林則徐擔任江蘇巡撫一職,1832年剛好是壬辰科江南鄉試之年,于是道光皇帝任命林則徐擔任江南鄉試的監臨官。林則徐經過調查,發現了考場管理上的很多弊端,于是就進行了整頓,其中就對入場方法進行了整改。

          林則徐下令事先統計兩省各府、州、縣考生的人數,根據人數的多少,分成三部分,原來一門進場改為三門放行,分別由貢院的三個大門同時入場,并且把入場的時間、場門、順序,制成清單,考生在買考卷時每人發一張,讓其遵守執行。入場時考生以炮聲為號,凌晨3點開始點炮入場,林則徐親自點中門號炮,之后每隔一小時放炮一響,三處同時換旗,考生通過搜查之后,沿著甬道分別找到屬于自己的號舍,這樣點名到午時即可結束。江南貢院中心建筑明遠樓,當時起著號令和指揮全考場的作用,至今保存完好。

          點名結束后,考生們就迎來另一場考驗,天氣和環境的考驗。

          因為鄉試的三場考試,每一場都歷經3天,這期間,考生的吃喝拉撒全都在一個高6尺,深4尺,寬3尺的號舍里。每年的農歷八月,正值南京“秋老虎”季節,蚊蟲張狂肆虐,氣候悶熱異常。此時,放置于號巷尾部的糞桶,經暑氣一蒸,臭味彌漫,令人窒息。因此坐在這個糞桶附近的考生就非常倒霉。據說曾經有位才華橫溢的考生就因為坐在巷尾的“糞號”而受到影響,被熏得頭暈眼花,無法考試。三場過后,不但沒有考中,還生了一場大病,差點丟了性命。

          因此,搶號就成了考生的頭等大事,考生搶號的方法是:陪送考生的家屬先將竹制的空考籃放置于貢院大門外,等到龍門一開,立刻快步趕入院內,將考籃放在號舍案頭,此號也就占為己有,而無考籃的考生就不能搶占。

          不過搶號是到了清末才出現的事,在此之前,考生都是有規定的號座的,能不能安排到好座就靠大家的運氣了。

          但即便抽到好號座,在這樣一個鴿子籠般的號舍里呆上幾天也是相當不易的。一位曾參加江南科舉的考生在其所著的《明齋小識》里就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初八日天氣微涼,人悉兼衣。及明午暴熱,日如火炙,甚于三伏,又旁置紅爐,后疊衣服,遂致兩眼昏懵,氣不能出。至二場以單衣進。十一夜半,大雨忽來,陡然寒冷,體僵齒戰……

          就是說這年鄉試,第一場進場時,天氣還比較涼,所以他穿了厚衣服進場,但第二天突然暴熱,熱得兩眼昏花。于是到第二場進場時,他就穿了單衣進去了,沒想到晚上天又下起雨來,又凍得要死。

          八月南京的天氣,是忽冷忽熱,所以對考生來說無疑是一場挑戰。

          在這樣一場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考試中,想要成功,談何容易。江南貢院每次鄉試,參與者有一兩萬人,但最終錄取的只有一百多名,這樣低的錄取率,令無數考生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在江南貢院內,有一個張貼皇榜的大照壁,照壁上如今有一幅瓷畫,就是描繪當年科考放榜景象的。畫面中,有人看到上榜喜笑顏開,有人看到落榜則躲在角落抱頭痛哭,考生中有年紀輕的,也有年紀大的,生動地描繪了一派科考眾生相。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宋代如何有效地防范了落第秀才的造反作亂:科舉擴招

      宋代科舉屢次“擴招”,不僅“擴招”,還推出“特奏名”等取才機制。 《燕翼詒謀錄》卷一開篇“進士特奏”條就說得清清楚楚:“唐末,進士不第,如王仙芝輩唱亂,而敬翔、李振之徒,皆進士之不得志者也。

    u=4011189646,3727271730&fm=21&gp=0_副本.jpg

    網絡配圖

      故宋太祖趙匡胤初登寶座,就“廣開科舉之門,俾人人皆有覬覦之心,不忍自棄于盜賊奸宄。 ” ...查看更多

    古代的秀才一年能賺多少錢呢?為什么會那么窮

      在各種電視劇中,那些考中科舉的進士們非常顯眼。但是在科舉制度的框架之下,真正能夠考中科舉的文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人都是墊腳石。在儒林外史中就描述了文人的慘狀。那么,在中國古代社會,一個秀才到底一年能掙多少銀子?為何根本養活不了一家人?其實秀才的祿米很少,依靠這點家底,一家人的生活非常困苦。

    image.png

      首先,我們講一下科舉制度的等級。科舉制度出現于隋朝,但完全成型則是在明朝。科舉制度分為不同的等級,只有一步步來才有可能做官。最低級的就是童生,童生沒有功名,如果一個文人幾十歲了還是童生,是會被人看不起的。當然,那種神童除外,比如明朝的張居正,10多歲就已經考中了舉人。童生之上分別是秀才、舉人和進士,很多官員喜歡強調自己是進士出身,因為只有進士才是正經出身的官員。

      至于舉人,雖然也可以做官,但畢竟學歷不如進士,所以官位不會太高。海瑞就是舉人出身,但海瑞是一個特殊的例子。進士和舉人都是可以做官的,但數量比較少。有的縣甚至都沒有一個舉人,可見數量有多少。至于秀才則是最低級的科舉文人,比沒有功名的童生高一點。在民間有窮酸秀才這個說法,因為和舉人們相比,秀才的日子確實不怎么樣。在范進中舉中,范進考中秀才的時候,大家幾乎沒有什么反應。

    image.png

      但是等范進考中舉人之后,立刻有一群人來祝賀,甚至有鄉紳前來送錢送房子。這是因為舉人可以做官,今后可能會前途無量。至于秀才卻不能做官,除非家里親戚是吏部尚書或者內閣的閣老。按照朝廷的規矩,秀才也有一些特權。比如說見到知縣可以不下跪、自己可以不交賦稅等等,但也僅此而已。那種天天讀書的秀才沒有什么生活來源,自然是坐吃山空。秀才分為三等,第一等的秀才,每年有4兩銀子和一些大米作為補貼。

    image.png

      在中國古代社會,這個標準勉強足夠一家人的溫飽問題。但是如果家里人口比較多,這點補貼就肯定不夠了。比如范進,一家人的日子緊巴巴的,還需要岳父的照顧。面對這樣的情況,有的秀才開始自食其力,比如去做教書先生、代寫書信等等,古代社會的識字率是比較低的。但是還有一些秀才就有點死要面子活受罪了,放不下自己的架子,因為自己是有功名的人,只能專心讀書。對于這樣的文人,百姓們喜歡稱呼為窮酸秀才。

    image.png

      其實這就好比一些大學剛畢業的學生,放不下自己的架子,寧可在家待業,也不愿意屈就。比起進士和舉人,秀才和童生的生活確實比較悲慘,這就是科舉制度下的犧牲品。在明清時期,由于科舉制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樣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從科舉制度中走出來的官員,卻未必都是高手,那種只會引經據典的書呆子很多。即便是考中了進士,那最多也算是官場小白,在明清時期的官場上,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講究,包括最基本的稱呼。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古代的秀才究竟是什么樣的官?秀才的地位和待遇

      秀才是中國古代選拔官吏的科目。亦曾作為學校生員的專稱。漢武帝改革選官制度,令地方官府考察和推舉人才,即為察舉。元封四年(前107年),命公卿、諸州每年各舉薦秀才一名,意為優秀人才。東漢因避光武帝名諱,遂改稱茂才。三國曹魏時沿襲察舉,復改稱秀才。至南北朝時,舉薦秀才尤為重視。隋代始行科舉制,設秀才科。唐初沿置此科,及第者稱秀才。后廢秀才科,秀才遂作為一般讀書人的泛稱。宋代為士子和應舉者的統稱。明代曾一度采用薦舉之法,亦有舉秀才。明清時期,秀才亦專用以稱府、州、縣學生員。

    blob.png

      《水滸傳》有白衣秀才王倫。甚么是「白衣秀才」呢?難道他常穿白衣?其實,「白衣秀才」是指「不第秀才」。「不第秀才」之稱,始用於宋代。

      何謂「秀才」?它原本指稱才能秀異之士,與《禮記》所稱「秀士」相近,是一種泛稱,并不限於飽讀經書。及至漢晉南北朝,秀才變成薦舉人才的科目之一。唐初科舉考試科目繁多,秀才只是其中一科,不久即廢。與此同時,秀才也習慣地成了讀書人的通稱。宋代各府向朝廷貢舉人才應禮部會試,沿用唐代後期之法,先進行選拔考試,其中凡應舉選拔考試,以爭取舉薦的,都稱為秀才。《水滸傳》以王倫為「不第秀才」,有輕蔑的意思,指他覓舉未成,在選拔考試中名落孫山。宋代秀才名銜,無論經過考試取得;但明清時代則不同,秀才得來不易,必須通過幾重考試關隘才可,而且秀才最後也不一定能夠應舉。

      明清時代,秀才專指府(或直隸州)學、縣學的生員,是讀四書五經而進學者的專稱。要取得這種資格,必須在學道或稱童子試獲得取錄。不論年齡,應童子試的都稱童。魯迅小說《孔乙己》、《白光》中的主人公孔乙己、陳士成在前清多次童子試均考不上,人已老了,還是童生,或稱老童生。若果縣、府、院三試都錄取了,進入府學、州(直隸州)學或縣學的,稱為進學,通名生員,即秀才的俗名。生員除了經常到學校、學官的監督考核外,還要經過科考選拔(未取者有錄科、錄遺兩次補考機會),方可參加本屆鄉試(各省舉行的考試,取中者為舉人)。

    blob.png

      秀才

      童子試關卡重重,有否其他途徑入仕呢?其實,應試者老是不經過童子試、科考的,也能參加鄉試。方法是參加所謂「納粟入監」。這個制度始於明代中葉,一直行至清末。「納粟入監」就是化銀子捐一個監生,取得鄉試入場資格(更多的是,有錢不學的人捐監後并不入場應試)。這個途徑,往往被看輕,但也總有意外:明代羅圭七次應考都不能通過童子試,捐監後卻在鄉試、會試中連獲第一名。

      鄉試在秋天(中秋前後)舉行,所以稱為秋闈(闈是考場的意思)。次年春季(在陰歷二月或稍後)舉行會試,稱為春闈。會試由禮部主持,又稱禮部試、禮闈。會試之後是殿試。明清時代,正常情況下,這種科舉考試每三年一次;遇有國家慶典,增加恩科。由柳洪平創建。

      察舉制時期

      秀才一名在隋朝科舉開始以前已有。在漢朝使用察舉制時,由各州推舉的民間人材稱之為「秀才」。東漢時為避漢光武帝劉秀之諱,將秀才改名茂才,或稱茂材。茂才科主要是選拔奇才異能之士,所以通常稱“茂才異等”或“茂才特立之士”。秀才最初為特舉,在西漢后期成了歲舉,舉主為刺史,遂形成州舉秀才、郡舉孝廉的體制。

    blob.png

      科舉制時期

      隋朝開始開科取士,最初亦為取秀才。到了唐朝初年,秀才是常科考試的一種。但后來「秀才科」被廢,秀才一詞一度變成了讀書人的泛稱。到了宋朝時,凡經過各地府試者,無論及第與否,都可以稱為秀才。故此當時有「不第秀才」之稱。

      明、清時,秀才是經過院試,得到入學資格的「生員」的俗稱。得到秀才資格,是進入士大夫階層的最低門坎。成為秀才即代表有了「功名」在身,在地方上受到一定的尊重,亦有各種特權。例如免除差徭,見知縣時不用下跪、知縣不可隨意對其用刑、遇公事可稟見知縣等等。秀才中部份人是貧窮家庭出身,但是得到秀才功名不一定可以帶來財富。只有生員資格的秀才并沒有俸祿,若果未能通過之后的鄉試中舉,亦不足以為官。很多秀才在功名上未能更進一步,只能回鄉以教書等方法為生。這些在經濟上并不富裕,但在社會上地位稍高于平民的讀書人被稱為「窮秀才」。

      在明清時的中國,秀才是地方士紳階層的支柱之一。在地方鄉村中,他們代表了「知書識禮」的讀書人。因為他們在地方官吏前所有的特權,故此經常會作為一般平民與官府之間溝通的渠道。遇上地方上的爭執,或者平民要與官衙打交道,經常都要經過秀才出面。而一般平民家中遇有婚喪事,或過年過節,亦有請村中秀才幫忙寫對聯、寫祭帳等習慣。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中國最后的秀才 14歲成為秀才活了109年

      「臺州之邑」的仙居,原名樂安、永安,北宋真宗時因王溫得道,一家「雞犬升天」,真宗趙恒便「以其洞天名山,屏蔽周圍,而多神仙之宅」將永安縣改名為仙居。仙居南臨括蒼山,又因有一括蒼洞被列為道家第十洞天,相傳東漢至北宋曾有徐來勒,王方平、葛玄、蔡經、太慈、羊□、廣成子等12位真人在此修煉成仙。仙居從東晉立縣以來,至今已有1600余年了,這里歷史上曾出過四位武狀元,進士、舉人和秀才則不可計數,中國最后的一位秀才張任天就是仙居人。之所以稱張任天為中國最后的秀才,是因為直到1995年109歲的張任天在杭州去世,中國再也沒有在世的秀才了。

    blob.png

      人物概況

      張任天原名張家福,字圖南,自號萬竹居士。1887年11月24日出生于仙居縣城關萬竹居舊址補過軒,自幼聰穎好學,博覽群書。父親張培棣,是一個開明人士,曾于上海讀書經商,1904年(光緒三十年)取消科舉,張培棣就在仙居辦了一所「安洲小學」,當時在全國亦屬先驅。之所以取名安洲小學,是因宋末元初仙居杰出的教育家、詩人翁森曾創辦著名的「安洲書院」。張培棣后來又在仙居辦了兩所學校:育英小學堂和育英女子學堂。他還致力于實業救國,引外資開了個鉛錫礦廠,但好景不長,戰亂接踵而至。

      有著如此好的家教氛圍,加上天資聰穎,1901年14歲的張任天便中了秀才。這位身高僅1.45米左右的得志少年或許受仙居「地氣」的影響,曾在臺州府八仙巖上洞天攻讀詩書,習武練劍,許是這短短大半截的「修煉」造就了他今后一生的膽氣吧!第二年便只身一人到杭州求是書院(浙江大學的前身)讀書。父親張培棣因通算術被鄉人詡為「精勾股」,張任天大概秉承了父親的基因,于1904年東渡扶桑,進入了早稻田大學攻讀數學。后又轉入日本明治大學讀政治經濟學。回國后,他引入「非歐幾何學」的思想,譯著有《幾何原理研究》等,1957年他還發表過論文《赫列斯的克》。1912年編纂的《中國名人大辭典》和李儼編撰的《中國算學史》都將他列為清代數學家。他還步先父后塵,自辦北京人天數學專科學校和杭州吳山數學院,從事教育工作。

    blob.png

      1929年至1936年,張任天應時任浙江教育廳長的陳布雷邀請,出任浙江省教育廳督學。1931年,出任全國惟一的民眾教育實驗縣新登縣縣長。

      張任天晚年一直寓于杭州,居無定所,歷次搬遷。仙居也只是在1954年和1980年回去過兩次。1954年回去是因為前妻去世。1980年回去那次,據侄子張子正回想,90多歲的張任天,一人乘火車到義烏,又乘汽車到了仙居,只在仙居盤桓了兩三日,去看了看父親的墳,便又只身返杭。據張子正說,晚年的張任天,子女8人都不在身邊,老伴跟著成都的兒子一起生活。從「文革」開始老人就一人獨自生活,張子正每次去看他,老人都十分開心。他生活得很自由,每天清晨四五點起床寫回憶錄,然后一天中其余的時間大都是沿著西湖或在周圍的山林間漫步,餓了就隨便在路上買點兒吃。但是每年的清明、冬至兩天,老人必定沿著西湖一直走到上天竺、下天竺,走龍井、穿九溪,再到六合塔,沿途憑吊一下過去的同志、老友的墓地,其中必去徐村陳布雷的墓前,看看這個始終自稱一介書生、卻掙扎在宦海中并始終未能擺脫的老朋友……1995年,一個柳絮飄飛的下午,這位身高僅1.45米左右、留著雪染般長髯的老者,這個歷經了清末、民國、新中國的清末秀才張任天,終于走完了他109年的人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科舉制最本質的核心是重視人才和知識的標準,體現了比較公正的原則和競爭的原則.它是科舉出身的官吏不斷地取代門蔭入仕的功臣貴戚子弟的過程,使得官僚隊伍的學識文化水平不斷提高.由于社會的驅使和自身的努力,不少寒門出身者通過才能的競爭一躍而成為政界和學術界的聲威顯赫的人物.

    相關新聞閱讀
    九九成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