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ngcm"><legend id="kngcm"></legend></acronym>

  • <var id="kngcm"><rt id="kngcm"><big id="kngcm"></big></rt></var>
    "

    武王伐紂

    "

      武王伐紂是指大約是公元前1046年,以西周部落為主的聯軍起兵反商王帝辛(紂),最終導致商王朝滅亡的一場戰爭。《淮南子.兵略訓》記載: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至汜而水,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雙方在牧野發生激戰,聯軍總共不超過十萬人,而紂王的商軍有七十萬,但聯軍精神抖擻、士氣旺盛,而紂王軍隊中的奴隸和俘虜則恨透了這個暴君,巴不得他失敗.更加可悲的是,紂王到這時還耍小聰明,他讓奴隸和俘虜們沖在前面,自己的士兵只在后面壓陣督戰.于是,兩軍一接觸,戰場上便出現了戲劇性的場面——商軍中的奴隸和戰俘,紛紛舉著戈矛,調轉身去, 殺向紂王自己的軍隊.商軍的前隊倒戈,再加上周軍的勇猛沖殺,紂王的軍隊頓時土崩瓦解,潰不成軍.紂王在幾個親信的保護下返身逃進朝歌,商朝滅亡.

    武王伐紂

    武王伐紂——一次富有神話色彩的改朝換代

    武王伐紂 周武王是怎么率領聯軍討伐紂王的?

      武王伐紂: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姬發率領八百諸侯討伐殷商,史稱武王伐紂,牧野一戰,商軍大敗,紂王自焚于鹿臺,此后周取代商,成為天下共主,開了八百年的大周王朝。那么伐紂之戰是怎么進行的呢?

      周武王伐紂前的動員大會上,照例進行了封建迷的占卜活動。打仗講究天時地利,天時好不好,就是這占卜的東西說了算,也就是烏龜殼和蓍草說了算。如果領導的意見、烏龜殼的意見、蓍草的意見、卿的意見、以及庶民的意見,全都一致,那就是大吉。如果蓍草的意見、卿的意見、庶民的意見,與領導不一致,那就要好好掂量一下了。

      周武王占卜顯示,天時卻很糟糕,烏龜殼和蓍草都說“大兇”。雄心勃勃的新興王朝領袖們面面相覷,姜子牙老頭兒當場耍賴,呸呸地吐唾沫:“不算數!枯骨死草,知道什么兇吉!不算數!命令集結在城外待命的部隊拔營出征,進攻中央go-vern-ment。”

      公元前1046年隆冬,西北高原風和日麗的萬里長空下,一個新興王朝久經積蓄之后,崛起在蒼茫地平線上,浩浩蕩蕩的隊伍,在一個忍者的兒子和一位世故老人率領下,預備渡過黃河,把他們的龍旗插到幾千里以東那個腐朽的舊王朝墳墓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還多了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插曲:一對老哥倆,伯夷和叔齊倆大賢人,急急慌慌從養老院追出來,抱住周武王的車轅,說了一大段“子不可以背父,臣不可以叛君”、“不可以暴易暴”等等令人費解的人間第一大道理。

      左手持黃銅大斧子,右手攥著白牦牛尾巴的周武王,給說啞巴了。回頭看左右,左右拔出青銅寶劍,往這兩個羅嗦老頭兒脖子上比劃。姜子牙抬手說:“都是義士啊,放他倆走了吧。”大軍帶起滾滾遮日的黃土,從兩個發愣的老頭子面前碾過去了(這個聯想卻是錯誤的,當時的黃土高原一片蒼翠,森林密布,并沒有黃沙)。

      伯夷、叔齊老哥倆當然懂得,大周兵旗上的圖案,是龍,因為大周崇尚文采,殷商則是虎,因為他們崇尚威武,而再古遠的夏代,旗子上是日月,因為他們崇尚光明。龍旗和虎旗的一場惡斗就要來了,倆老頭該站在那一方呢?當然,不食周粟的兩個倔老頭以餓死首陽山的實際行動,向歷史交上了他們的答卷。

      周武王的軍隊逼近了商王朝都城,據說另外還有八百同盟國輔助出兵,擔任配合作戰。姜子牙命令說:“請大家舉起你們的戈,排好你們的盾,豎起你們的矛,歡迎領導講話。”(矛的根部有銅釘子,可以扎進泥土,像旗桿那樣豎起來)

      “嗟,嗚呼——”周武王說,“各位友邦執事、各位諸侯領導,各位司徒、司馬、司空,亞旅、師長、千夫長、百夫長,各位戰車兵、徒兵、虎賁,大家好——大家辛苦了。古話說,‘牝雞無晨’——什么意思呢?母雞不應該打鳴!如果母雞負責打鳴報曉,這家人就要傾家蕩產了。而今,商紂王聽信婦人之言(是美女“妲己”嗎?),蔑視祖先兄長,用奇技淫巧取悅婦人,真是個獨夫!

      “紂王作威作福,惡貫滿盈(成語出處),荒廢政事,自絕于天,結怨于民,上帝都不照顧他。我父親西伯好比日月之照臨,光于四方,顯于西土,順應天意。雖然紂王有億兆之人,但是離心離德,我有能臣十人,而同心同德,諸侯擁戴。我要執行老天的懲罰,率領熊虎之師,吊民伐罪,永清四海。”這篇記錄于《尚書》的誓詞,光成語就出了一大堆,什么“離心離德、同心同德、惡貫滿盈、牝雞司晨”,還有“獨夫”“革命”,以及“自絕于人民”。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并非名正言順?紂王是否殘暴飽受質疑

      關于商紂王,大家都知道他是暴君,天怒人怨,然而,為什么史上不少人還指責周武王的義舉呢?只能說,歷史是很復雜的。紂王固然殘暴,但有沒有夸張的成分呢?子貢就對此產生過懷疑。

      武王伐紂  武王入殷,聞殷有長者,武王往見之,而問殷之所以亡。殷長者對曰:“王欲知之,則請以日中為期。”及期弗至,武王怪之。周公曰:“吾已知之矣。此君子也,義不非其主。若夫期而不當,言而不,此殷之所以亡也。已以此告王矣。”

      明 馮夢龍 《智囊·知微卷五》

      話說周武王率軍滅掉商朝,也就是殷朝,為了安撫當地民眾,他特意接見了一些賢達和長者,聽取不同的意見,以吸取商朝滅亡的教訓。事實上,滅了商朝,占了商的地盤后,周武王心里還多少有點發虛。

      關于商紂王,大家都知道他是暴君,天怒人怨,然而,為什么史上不少人還指責周武王的義舉呢?只能說,歷史是很復雜的。紂王固然殘暴,但有沒有夸張的成分呢?子貢就對此產生過懷疑。

      況且,周的軍隊進入殷商的地盤,等于是一個國邦侵入另一個國邦,因此伯夷、叔齊扯住姜子牙的馬,以君臣之義相告。并不是這兩位老人迂腐,而是他們根本就不贊同周朝軍事占領商朝。而且,商朝的人還有一點不服氣:周朝之所以順利滅商,是因為商朝的主力作戰部隊在遠征東夷,來不及回防國都所致。

      周朝滅亡商朝,不像一些書籍上寫的那樣名正言順,周武王心里頭虛,于是就拜訪當地的長者,請教商朝滅亡的原因。一位普通的民間長者說:“大王,您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話,咱們約明天中午吧。”武王信了他。

      結果呢,這位普通的老人居然敢放周武王的鴿子,第二天中午,根本不見人影。周武王很納悶:這老人居然敢失我堂堂周王的約?正當老人的安全成問題的時候,那位賢能大度的周公開始解釋了:“俺明白了,這位長者實在是不忍心背棄自己的老主公紂王,當然沒法說紂王的壞話。而且,他老人家故意失約不來,其實是在暗示大王您,言而不信正是紂王亡國的原因,您不可學他。”

      那位老人到底是不是這個意思,不得而知,但周公的解讀意味深長,他在提醒自己的哥哥周武王:商朝的人心根本還沒有歸向周朝這邊,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同時也要對商朝人守信,不能以戰勝者的姿態對待他們。

      知人心,善勸諫,周公被稱為圣人,誠非偶然!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具體時間:根據天象推算為公元前1044年

      關于武王克商這個歷史事件,史料中記載的天文歷法息,除了“甲子”日之外,還有非常重要的兩條,這就是“五緯聚房”和“歲在鶉火”。

      “五緯聚房”是個比較費解的詞。其字面意義就是“五星出東方”。提到五星出東方,就不能不講1995年新疆民豐縣尼雅遺址出土的一件國寶級絲織品。

      這一件漢魏時期的彩錦護膊。它是射手拉弓的時候系在小臂上的。彩錦護膊一出土,就在中國大地上引起了巨大轟動,原因是彩錦上織有“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的字樣。在今天中國政治、經濟、文化騰飛的時代,中國的國旗又是五星紅旗,這件精美絕倫的彩錦護膊,極大地激發了中國人民的愛國感情。

      當然,如果要認真說護膊上“五星出東方”文字的本意,它其實是古代星占學上很常見的占辭。這里的“五星”,就是今天的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和土星。而所謂“中國”,是星占學分野概念里的“中國”,泛指黃河流域的中原地區。而“中國”之外,就是“西方”、“夷狄”或者“外國”。

      “五星積于東方”和“五星出東方”是指五大行星在某段時期內,在日出前同時出現在東方。這種天象非常罕見,所以也引起古人格外的好奇與重視,把這些天象附會上某種“天意”。比如《文獻通考》上就說:“周將伐殷,五星聚房”,今本《竹書紀年》中則說“五緯聚房”,等等。這些古代文獻說的都是一個意思,就是武王克商的時候,天空中能夠看見“五星出東方”這種特殊的天象。利用現代天文學技術,回推“五星出東方”的具體時間,就能幫助我們減小武王克商之年的年代范圍。

      武王克商之戰,另外一個重要的天象記錄是《國語》中的“歲在鶉火”。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星占學概念,往簡單里講,就是說今天的木星位于南方天空中一個被標明為“鶉火”的區域內。木星作為天空中非常明亮的一顆星星,代表著作戰的“神諭”。鶉火,按照星占學是周國的區域,木星在周國的區域里,當然就是神的旨意說,作戰一定是周國獲勝。

      早在漢代,劉歆就以《三統歷》為基礎,推算武王克商之年是公元前1122年;裴骃以《古本竹書紀年》為基礎,推算結果是公元前1027年。近年根據倪德衛(David Nivison)、夏含夷(Edward Shaughnessy)和班大衛(David Pankenier)的研究,論爭范圍被顯著縮小到公元前1046至公元前1045年之間。之所以時間范圍能夠如此有效率的縮小,就是利用了現代天文學技術回推“五緯聚房”和“歲在鶉火”的發生時間;而武王克商之戰的具體時間,就存在于這兩個天象回推得到的數據的重疊部分。

      “五緯聚房”和“歲在鶉火”在基本概念上有很多模糊性與復雜性,這種模糊復雜性使得人們對于青銅器“利簋”銘文的解讀產生了新的想法。美國漢學界三位頂尖專家的工作成果是富于發性的,但是他們的努力未見得就真正解開了利簋銘文中的“歲鼎”之謎。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的內幕:七十萬奴隸倒戈只因是戰術得當

    牧野之戰,《史記》中記載,商紂王的軍隊七十萬人臨陣反戈,非常富于戲劇性。但是我們從考古學發現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還有另外一種解說。

    商紂王,在殷墟甲骨文中被稱為“帝辛”。關于商紂王的無道,比如酒池肉林,比干剜心之類的演義,大家都非常熟悉。可是從甲骨文金文來看,紂王似乎并不是一個無能的君主。郭沫若早就指出,從甲骨文金文來看,紂王在克商之戰的前20年,幾乎不斷地和東夷南夷(今山東,江蘇,安徽一帶)的叛亂作戰。長期的戰爭讓商國國力虧空,給了位于陜西的周國這個蕞爾小邦以可乘之機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牧野之戰中,兩國的用兵策略非常的不一樣。商紂王知道武王攻來的消息,集中了全部的兵力駐守國都。他象往常一樣,把散兵游勇老弱病殘放在軍陣的最前方。他計劃利用人海戰術先消耗掉周國的一部分戰斗力,然后再用自己最精銳的部隊和周人決一死戰

    周國最重要的軍師,就是呂尚,也就是傳說中的姜太公(姜子牙)。姜太公是一個非常老謀深算的戰略家。他曾有一部非常有名的《太公兵法》,據說漢代曾傳到張良的手上。這部兵法在后來亡佚,否則我們必然能從中看見牧野之戰的細節。不過即使是靠后世零星的文字記載,加上秦始皇陵兵馬俑軍陣布局的印證,我們仍然能多少恢復一點姜太公用兵的細節。

    姜太公一定刻意琢磨過商紂王用兵的習慣。周人的軍陣形狀,就像是一把長劍,最精銳的部隊,最強的戰斗力被放在劍的尖端。姜太公用長劍最強的鋒去沖擊紂王軍陣前部的散兵游勇。那是一場激烈已極的大戰,陣亡士兵的血流遍了整個牧野,在嚴寒的天氣里都沒有結冰。在周人決死的沖擊之下,紂王的戰略部署顯出了他的失誤。商國軍陣前部士兵是最弱的,他們在武王軍隊的鋒銳進攻之下潰敗,引發了戰局的傾覆。逃散的商國軍隊就像是決堤的滔天洪水,直向商國軍陣后部煙塵滾滾地回卷。萬千的逃兵反戈而亂,烽火燎原,瞬間就成了大勢已去。

    再往后的故事,《史記》里記載得很清楚,商紂王戰敗,退到商邑內的鹿臺,用玉璧環繞住自己的身體,點火自焚而死。周武王用箭射紂王,用“輕呂”劍擊刺,用青銅鉞斬下紂王的首級,如此等等,大家都耳熟能詳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的歷史故事:姜子牙輔佐周武王滅了殷商

      周王姬昌死后,他的第二個兒子姬發在豐京繼位,稱為武王,并將自己的父親西伯昌追稱為文王.

      周武王拜姜尚為軍師,用對待父輩的禮儀尊重他.武王還團結自己的兄弟周公旦、召公奭(shì)等,使全國上下一條心,厲兵秣馬,積蓄力量,準備起兵滅商.

      數年后,武王率軍東進.但他沒有公開打出滅商的旗號,相反卻仍以商朝屬國的名義,讓軍隊在前面抬著自己父親的木牌位,大旗上書寫著西伯昌的名號,而自己也不稱王,只稱太子發.武王的這種做法,顯然是為了對當時的政治和軍事形勢進行一次虛實試探.

      武王的軍隊東進渡過黃河來到孟津(今河南孟津東北),果然許多商朝屬國的諸侯們紛紛趕來匯合,表示支持.但武王考慮到紂王在商朝還有一定的號召力,紂王的叔父比干、兄弟箕子、微子等一批商朝的貴族大臣們還在竭力維護這個搖搖欲墜的政權,覺得滅紂的時機尚未成熟,因此,只在孟津進行了一次觀兵演習,與諸侯們聯絡了一下感情,便帶兵回到了豐京.

      這時紂王的昏庸暴虐卻更加變本加厲了.有天早晨,紂王在鹿臺上與妲己一起觀賞風景.此時正是隆冬天氣,他們看見遠處的淇水邊有一老一少兩個人正赤著腳在蹚水過河.前面的老人走得很快,好像不太怕冷,而后面的年輕人卻縮手縮腳,一副十分怕冷的樣子.為什么年輕人反倒不如老年人?紂王覺得奇怪.妲己說,這是因為那老人的父母生他時很年輕,因此他的骨髓飽滿、精血旺盛;而這年輕人則相反,是一對老年夫婦所生,因此他的骨髓先天就不飽滿.紂王不,就命武士立刻去將兩人抓來,當場砍開他們的腳脛骨看個究竟.還有一次,紂王為了與妲己打賭在鹿臺下路過的一個孕婦肚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又讓武士馬上剖開了她的肚子.

      大臣箕子見紂王實在鬧得不像話,進宮去勸諫.紂王一怒之下,下令將箕子剃了光頭,關到后宮做奴隸.比干去為箕子說情,紂王竟命武士將他剖胸剜心,說是要看看他這個裝假正經的圣人到底長了幾個心眼.微子看到紂王實在無藥可救了,他不愿親眼目睹商朝的滅亡,就帶著家眷逃離了朝歌,隱居起來了.

      周武王得知商朝王室的情況,知道紂王已經眾叛親離,商朝的氣數已盡,于是便正式出動了復仇大軍.武王的軍隊有兵車三百乘、精兵五萬人,由周武王和軍師姜尚統帥,一路向東進發.

      周軍正在前進,忽然被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攔住了去路.武王和姜尚上前一問,才知道兩人一個叫伯夷,一個叫叔齊,是北方的孤竹國人,原是仰慕武王的德政前來投奔的,聽說周軍要去滅商,認為臣子不能犯上,因此要武王罷兵.姜尚見是兩個不識時務的迂老頭,便不和他們爭論,只叫士兵將他們拉開后,便命令軍隊繼續前進了.

      周軍于當年年底來到黃河邊.黃河正好封凍,大軍踏冰渡河,順利地抵達孟津.四方諸侯聞訊,也都紛紛帶了軍隊趕到孟津與周軍會師.

      第二年初,周軍的五萬精兵與號稱八百路諸侯的聯軍浩浩蕩蕩地繼續東進,二月上旬便抵達了朝歌附近的牧野(在今河南汲縣).周武王在牧野與各路諸侯誓師.誓師大會上,武王歷數了紂王的暴政與罪狀,宣布自己是奉天命出師伐紂,同時規定了作戰的紀律——不準搶劫騷擾百姓,不許殺害俘虜,勇敢殺敵者有獎,臨陣逃脫或后退者處死.

      誓師以后,伐紂大軍便以高昂的士氣準備進攻朝歌.這時紂王才著慌起來,連忙組織軍隊抵抗.但朝歌的守城軍隊不多,他只好臨時抱佛腳,將城內的大批奴隸和前幾年與東夷的戰爭中抓來的俘虜統統武裝起來,開往前線.紂王親自率領這支號稱有七十萬人的雜牌軍,來到牧野與武王的聯軍對陣.

      兩軍在數量上雖然很懸殊:聯軍總共不超過十萬人,而紂王的商軍有七十萬,但聯軍精神抖擻、士氣旺盛,而紂王軍隊中的奴隸和俘虜則恨透了這個暴君,巴不得他失敗.更加可悲的是,紂王到這時還耍小聰明,他讓奴隸和俘虜們沖在前面,自己的士兵只在后面壓陣督戰.于是,兩軍一接觸,戰場上便出現了戲劇性的場面——商軍中的奴隸和戰俘,紛紛舉著戈矛,調轉身去, 殺向紂王自己的軍隊.商軍的前隊倒戈,再加上周軍的勇猛沖殺,紂王的軍隊頓時土崩瓦解,潰不成軍.紂王在幾個親信的保護下返身逃進朝歌,還未來得及關閉城門,周軍已潮水般沖了進來.

      紂王見大勢已去,便逃到鹿臺上,點火自焚而死.商朝就此滅亡.

      周武王滅紂以后,在離豐京二十五里外的灃水東岸,建造了一座氣勢宏偉的新都,定名為鎬京(今陜西西安西),宣布自己為天子,并尊他的祖宗古公父為太王,祖父季歷為王季,父親西伯昌為文王.從此便開始了中國歷史上的西周時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的歷史疑案:關于具體時間的歷史爭議

      武王伐紂是我國歷史上的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它是商衰周興的轉折點。在《尚書 牧誓》中,對這次大戰的經過曾作了簡略的記載,是我們了解這次大戰的最早文獻。武王伐紂發生在什么時候?《牧誓》開篇曰:“時甲子昧爽”,僅有紀日,而無明確的年代。因此,給后人留下了一個千古懸案。

      我國有記載的確實紀年始于公元前841 年。在這之前的史事年代均要通過推算得到。由于上古史料的缺乏,人們推算的武王伐紂年代簡直令人無所適從。胡厚宣在《古代研究的史料問題》中列舉了前人的十二說法:即公元前1130年、前1123年、前1122年、前1117年、前1116年、前1111年、前1078年、前1067年、前1066年、前1150年、前1051年、前1050年、前1047年。加上超提出的前1027年,唐蘭提出的前1075年(《新建設》1955年第3 期),丁山提出的前1029年(《商周史料考證》),章鴻釗提出的前1055年(《中國古歷析疑》),凡16種,使武王伐紂的年代問題變得撲朔迷離。這些說法中,以公元前1066年、前1122年、前1027年說最有代表性。

      前1066年說最早由日本新城新藏據南北朝陶弘景的《古今刀劍錄》在《東洋天文史研究。周初之年代》中提出。后來,范文瀾的《中國通史》、齊思和的《中外歷史年表》等也采用了此說。前1122年說源于劉歆的《世經》和《三統歷》,此說曾影響了后世的很多學者,也有人批評劉歆的推算是“欲以合《春秋》,橫斷年數,損夏益周”(《后漢書。律歷志》),肆意縮短夏、商年數而妄增周朝年數,主觀因素太多。前1027年說自梁啟超在1922年提出后,雷海宗的《殷周年代考》、陳夢家的《西周年代考》皆主張此說。

      特別是郭沫若的《中國史稿》采取此說后,在國內外史學界,得到了很多人的承認。此說原本于《史記。周本紀》裴骃《集解》引:“《汲冢紀年》曰:‘自武王滅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也。”即從周幽王最后一年(前771 年)上溯257 年,便是前1027年。

      近些年來,人們又對武王伐紂年代進行了推算,提出了新的說法。黃寶權等對前1027年說“稍事推進”后,提出了前1029年說。他們依據《國語。周語下》“昔武王伐殷,歲在鶉火”和《史記。天官書》“作鄂歲,歲陰在酉,星居午”等記載,認定武王伐紂在“酉年”,但用于支推算,從周幽王亡上溯257 年的結果卻非“酉年”,其最接近的酉年是前1032年。那么是否可斷定前1032年就是武王伐紂之年呢?不能。原來史書上所用的歲星紀年法并不準確,每隔86年要誤差一年,257 年間正好誤差3 年,“減去誤差數得出前1029年就是武王克殷的絕對年代。”再進一步推算后得出結論,武王伐紂之戰是在這年的“周歷二月五日黎明前打響的”(黃寶權、陳華新《周武王克殷年代考》,載《華南師院學報》1979年第4 期)。

      著名天文學家張鈺哲先生利用電子計算機及大行星攝動而求得的這三千多年中的運動軌道,將我國歷史上各次可能是哈雷彗星的記錄加以分析考證后指出:如果武王伐紂時出現的彗星是哈雷彗星的話,“那么武王伐紂之年便是公元前1057~1056年”(《哈雷彗星的軌道演變的趨勢和它的古代歷史》,載《天文學報》第十九卷一期)。因為《淮南子。兵略訓》中曾寫道:“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其顯示的天象是木星出現在東方的天空上,同時還有彗星出現,頭向著東方。根據1910年4 月19日哈雷彗星的出現逆推40次回歸過近日點,發現在前1057年3 月7 日,哈雷彗星距地球甚近,在這年的頭3 個月里都能看到它,其天象正與《淮南子》記載相同。那時,木星運行在張宿中,正當鶉火之次,與《國語。周語下》所說的“武王伐殷,歲在鶉火”相合。趙光賢據此認為,天象是客觀存在而又有規律可尋的,用電子計算機來算四千年前的天象,并與史料相結合,“推算出來的年代就是可的。”從史料的考證上,趙光賢進一步充實......。但盧仙文1998年7月博士論文《中國古代彗星記錄研究》(導師:江曉原)否掉了張鈺哲的結論。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渡河地點的爭議:師渡孟津還是師渡汜水

          武王伐紂,從哪里渡河?史書的記載是師渡孟渡:
        “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師渡孟津”(《尚書·泰誓序》)。
        “既戊午,師逾孟津”(《尚書·武成》)。
        “十一年二月戊午,師畢渡盟津”(《史記·周本紀》P121)
        而陳昌遠先生在他的《從<利簋>談武王伐紂的幾個問題》(《河南師大學報》80.4)一文的第二部分卻提出了“師渡汜水”的說法。其主要理由是:孟津渡口河身狹窄,水流湍急,不易渡;而汜水渡口河身較寬,水流平穩,沙灘多,水又淺,容易渡。按夏、秋河汛,孟津渡口是不好渡過的。但冬天水淺河封,渡口河身狹窄,豈不反成為渡河的有利條件?按武王伐紂,兵抵孟津,時在丁已日,即周歷一月二十七日,殷歷臘月二十七日,離冬至只有兩天。天氣早已寒冷,大河已冰封。水流湍急的孟津渡口,早已變成平地。致使武王大軍的四千輛兵車,得于一日一夜間渡過大河。有沒有文獻可證呢?據《國語·周語》載:“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陽父曰:‘……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高亡。……’”。

         伯陽父說的“河竭”即大河冰封,河水不流。大河的冰封,給武王的渡河造成了有利條件。否則武王的四千輛兵車,是難于一日一夜間渡過大河的。職不是大河的冰封,即使在河身寬,水流穩,沙灘多,水又淺的汜水渡口,武王的四千輛兵車也給于一日一夜間渡過大河。陳先生只看到孟津渡口河身窄,水流湍急的一面;沒有想到孟津渡口還不冰封河竭的時候,因而提出“師渡汜水”說,可惜是站不住腳的。又《尚書·禹貢·正義》:“傳云地名,謂孟為地名耳。杜預云“孟津,河內河陽縣南孟津也,在洛陽城北,都道所溱,古今常以為津。武王渡之,近世以來,呼為武濟”。可證武王伐紂,是從孟津渡河北上的。此外,陳先生又以偃師縣名來歷,來證明武王是從“師渡汜水”的。他說:“如果武王伐紂從孟津不東進,絕對不會從東回師息戎”(P33)。陳先生的話其實也未必。難道武王不從孟津東進,就不能從東而回了嗎?我們認為武王伐紂的進軍和回師,并非一條路線。進軍是從孟津渡河北上的,而回師是從滎陽汜水落石出渡河西上的。因為武王回師的時候,已是四月份天氣(因為當年閏一個二月),正是黃河的桃汛期,正當孟津渡口河水湍急的時候,所以武王選擇在滎陽汜水渡河西上,至亳殷,改亳殷為偃師。所以陳先生說不從孟津東進,就不能“從東回師息戎“的說法,也是站不住腳的。從上年看來,我們認為史書所載武王伐紂師渡孟津的說法,還是正確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武王伐紂的歷史誤讀:武王觀兵是司馬遷編的故事

      《尚書·周書·泰誓序》說:

      “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師渡孟津,作《泰誓》三篇”。

      孔安園在傳“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句時說:

      “周自虞、芮質厥成,諸侯并附,以為受命之年,至九年而文王卒。武王三年服畢,觀兵孟津,以卜諸侯伐紂之心。諸侯僉同,乃退以示弱”。

      這就是“觀兵說”的來源。孔穎達的《正義》重復了孔安國的這個說法,司馬遷的《史記》也重復了孔安國的這個說法。其實,孔安國的“觀兵說”并不可。一則《周書》并無觀兵的記載。再則孔安國的解釋,也未盡情理。因為武王為了卜諸侯之心而出兵伐紂,是要冒很大風險的。武王出兵伐,諸侯可能聞風而動;也可能聞風不動。如果諸侯對武王的興師伐紂,聞而不動,一旦紂王兵來,武王豈不軒勢單而敗亡?從文王為報殺父之仇,忍辱五十年;武王為削足之恨,忍辱十一年來看,武王決不會貿然出兵的。此其一。司馬遷意會孔安國的“諸侯僉同”為“諸侯不期而會盟津者八百諸侯”(見《史記》P120)。按八百諸侯中,不少諸侯地居僻遠之壤,在當時通訊條件尚差的情況下,武王興兵之事,有的不可能知道;即使聞訊前往,又限于當時的交通條件,也決不會在同一個時間到達,所以說“不期而會盟津,”是不可能的。此其二。“諸侯僉同,乃退以示弱”,未曾交兵,即引兵而退,諸侯的心會不服的。

      司馬遷為圓其說,說“女未知天命,未可也”(P120)。武王既知天命,知紂王尚未可伐,為什么自己還要出兵伐紂呢?以此說服諸侯,諸侯會心悅誠服嗎?此其三。再者武王東觀兵,行前有誓師,渡河有軍令。武王造如此大的聲勢,紂王竟毫無反應?任其自由來,自由去,揆諸情理,也絕不會如此。此其四。從上面分析看來,武王“東觀兵”說是不可信的。那么孔安國的“東觀兵”說緣何而生?我們且看《尚書·泰誓》對武王伐紂的記載:《泰誓序》曰:“惟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師渡孟津”。而《泰誓》正文曰:“惟十有三年春,大會于孟津”。事情是一件,而時間迥不同。所以孔安國為統一這個矛盾,便把十一年作為觀兵之年,十三年作為伐紂之年。但據宋夏撰寫的《尚書評解》說,“武王伐紂為十一年,十三年必傳寫之誤”。清梁玉繩的《史記志疑》(以下簡稱“志疑”)對武王觀兵說亦持否定的看法。梁氏說:“《殷》、《周》兩紀。《月表》、《齊世家》、漢《律歷志》、《竹書》俱稱武王觀兵孟津而歸,居二年乃伐紂。故《禮·樂觀》云:‘武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蓋本于漢初偽《泰誓》也,而晚出之《泰誓》遂撰‘觀商于商’之語。然《中庸》‘一 衣而有天下,’即《史》載劉敬說高帝亦云:‘武王伐紂不期而會孟津之上,八百諸侯皆曰:“紂可伐矣”,遂滅殷’。故宋儒均言武王無還師再舉之事“(《志疑》P67)。又說:“自晚出《泰誓》有‘十三年’,而以年為武繼文,違經背義,莫斯為甚。《史》同《書序》,本無訛謬,故歐!

      陽子《泰誓論》、邵子《經世論》、胡子《大紀》,并作十一個,以‘十三年’為非也”(見《志疑》P84)。所以說,武王觀兵之說不可信。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據現有資料來看,當時之所以眾人反對帝辛,也許不一定是他總是炮烙大臣,酒池肉林,當然妲己也許沒有那么大的作用,可連年的對外戰爭和龐大的工程建設,加之氣候引發的災荒,使得百姓的日子困苦不堪倒是極有可能的。更有可能是在對東夷作戰期間,由于商紂王對征服地區的管理過于嚴苛,或者出現殺伐拒不服從中央政府管理的地方部落首腦而引起當地部族的反抗,否則當地人不可能由于姜子牙等人的策反而群起反抗殷商政權。

    相關新聞閱讀
    九九成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