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ngcm"><legend id="kngcm"></legend></acronym>

  • <var id="kngcm"><rt id="kngcm"><big id="kngcm"></big></rt></var>
    "

    金瓶梅

    "

      《金瓶梅》,也稱《金瓶梅詞話》,它是中國史上第一部文人獨立創作的長篇白話世情章回小說,也是我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小說之一,在中國文學史上具有開拓性意義,是我國古典小說的分水嶺。成書約在明朝隆慶至萬歷年間,作者署名蘭陵笑笑生。《金瓶梅》借《水滸傳》中武松殺嫂一段故事為引子,通過對兼有官僚、惡霸 、富商三種身份的封建時代市儈勢力的代表人物西門慶及其家庭罪惡生活的描述,體現當時民間生活的面貌,展示了一個上至朝廷內擅權專政的太師,下至地方官僚惡霸乃至市井間的地痞、流氓、宦官、幫閑所構成的鬼蜮世界,揭露了明代中葉社會的黑暗和腐敗,具有較深刻的認識價值。

    金瓶梅

    《金瓶梅》——明代四大奇書之首,長篇白話世情章回小說

    從《金瓶梅》西門慶的奴隸性看古代的蓄奴制度

      《金瓶梅》是一部現實主義古典長篇名著,小說對明代中晚期的社會現實生活和風俗民情進行了全面、真實、生動的描繪。《金瓶梅》所涉及的種種社會風俗從節令、宗教、占卜、服飾、器物、禮儀、飲食、娛樂、稱謂、蓄奴、嫖宿、物價、高利貸、技藝等方面嚴謹詳盡地加以闡釋,這里就講講中國古代的蓄奴。

      《金瓶梅》通過西門慶的養婢蓄奴,侵田奪宅,長途販運,雇工剝削,顯現出這個暴發戶家庭的奴隸性、封建性和新興資產者性質等多種色素。它寫韓道國為了穩做西門慶的買賣,甘愿讓西門慶霸占他的老婆王六兒。

      其實,“蓄奴”在中國有悠久歷史。自秦漢到近代兩千年來,使用奴婢和農奴的大地主莊園和數量變化的小土地自耕農并存的生產方式一直是的中華諸帝國的生產方式。各朝各代的蓄奴法律不斷,如唐代的《奴法》、清代的《逃人律》,嚴懲逃奴和窩藏逃奴的人戶。官方和民間的蓄奴生產方式在中國長盛不衰。史料證明秦漢隋唐以來的中國的奴隸制度和古代兩河流域的巴比倫、亞述、波斯等帝國的奴隸制度基本上是一樣的。

      西漢及秦而起,在經濟上和秦有很大的連續性,所以農業中也大量地使用奴隸勞動,而且有關的史料比秦更多。《史記·季布傳》說到的“田事問此奴”,是西漢早期農業中使用奴隸的一條重要證據。據居延漢簡,西漢時小奴一名值一萬五千錢,大婢一名值兩萬。西漢后期,王褒的《僮約》說一名奴隸值一萬五千。《風俗通》及東漢早期一名男奴值兩萬。東漢晚期,郫縣所出殘碑上所記奴婢價,每名四萬錢,這比從西漢到東漢早期的價格為高。

      在魏晉時期,人數愈多,一家擁有僮奴往往是上千人或上萬人。秦漢時農業中的奴隸勞動雖占很大比重,但同時也存在其他不同身份的勞動者。如有不少的小自耕農,還有沒有土地、靠出賣勞力或佃種土地為生的一些貧民和雇傭勞動者。

      漢武帝對外用兵,財用不足,需要更多的奴隸供剝削。他對一般無市籍的地主,鼓勵獻出奴婢,按獻出奴隸多少,給予終身免徭役或做郎官等待遇。前111年,漢武帝大規模地沒收商賈的田宅、錢財和奴婢,獲得數以萬計的錢財,成千上萬的奴婢。被沒收的奴婢,有些留在本地官田上耕作,有些分發到皇帝的苑囿里養狗馬禽獸,并分給水衡、少府、太仆(養馬、騾、駱駝)、大司農等各個官府供使用。漢元帝時貢禹說,各官府有官奴婢十萬余人,良民出租養活他們,每年費錢五六萬。

    ...查看更多

    《金瓶梅》系列:書名為何是三個女人?

      導讀:《金瓶梅》書名中的“梅”字來自龐春梅,由此可見她是書中重要人物。她出場很早,但她的故事中最重要的部分,即是她貴為守備夫人以及與陳經濟離離合合的經過,都發生在書的末尾。這時西門慶已經身亡家敗,作者也顯出興致闌珊的模樣——他對生活的愛戀已表達過了,對西門糟蹋人生機會也惋惜過了。他寫春梅和陳經濟時,好象沒有了原先寫作的熱情。

      本來,在作者的構想中,龐春梅一定是一位很突出的女性。她有一種自然的尊貴;作者曾用很清晰利落的幾筆,把她的特色很有力地勾畫出來。她不是書中最美或最聰敏的一個——在這些方面她未必及宋惠蓮。可是惠蓮不珍惜毛羽的,心中雖有節操,日常的行為太隨便了;她正相反,生下來就有傲氣與身價。那時她在西門府里的地位,與玉簫、迎春、蘭香相等,四人是挑出來一起學彈唱的,但她總是鶴立雞群,瞧那三人不起,罵她們貪吃愛玩,也罵她們好與僮仆狎混。她自己并不貪吃玩,有一回嫌沒有好衣服,象“燒糊卷子”似的,就不肯出門。至于男女之事,雖然她先后也失身于西門慶與陳經濟兩翁婿(都是潘金蓮命令的),但是教彈唱的李銘在第廿二回想動她腦筋,她馬上疾言厲色相向,使李銘十分狼狽。大抵就是這樣與生俱來的身價感,使吳神仙來西門宅看相之時,從一群淫賤的媵妾之間,認出這婢女長著個貴相。

      由于傲,春梅相當殘酷。她除了使李銘難堪,又曾因為申二姐不肯快快的為她唱曲子而把那盲女子臭罵了一頓,罵得非常惡毒(第七十五回)。另一方面,她對故主始終保持尊卑的關系。吳月娘在八十五回嫌她與潘金蓮狼狽為奸,叫薛嫂領她出去賣了,出門之時她卻依足禮法到月娘處拜別,因為最初她本是月娘房中的丫頭。后來她貴為周守備的夫人了,在永福寺重遇月娘,月娘慌忙想逃跑,怕她羞辱報仇,沒料到她不廢舊禮,拜見月娘,并送金飾給孝哥為禮物。這表示什么呢?是她的奴性不改嗎?大概不是的,因為她不是個膽怯、保守的人;她的行為反映出很高的自尊心。平庸的仆婢發了達而重見破落的故主時,恐怕不會有這樣的把持的。

      作者對春梅有很特別的愛惜,愛惜到偏頗的地步。他在前面大半本書中,完全不寫出她的淫行,雖然明白說出她失過身。在《紅樓夢》中《送宮花賈璉戲熙鳳》章里,“脂評”說若是王熙鳳白晝宣淫明寫出來,就會“唐突”了“阿鳳”;現在我們的作者好象也不愿要春梅公開出丑。這樣的偏頗在本書之中是很罕見的;作者對書中人物雖然很同情,但寫他們做壞事、傻事以及見不得人的事,卻絲毫不留余地。

      春梅起初既這樣受重視與珍愛,在末尾幾章中的描述自難免教人失望。她之貴為夫人,重會吳月娘,看見舊家池館,尤其是最后縱欲亡身,這些項目料想是作者心中早已定了的,而且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可是寫得實在缺乏深度,而歸根到底是缺乏熱情。《金瓶梅》中人物死亡的情景,向來是很動人的,象宋惠蓮、李瓶兒、潘金蓮的死,我們都細論過;西門慶的死與死前那段日子里跡近瘋狂的自戕行為,也用了萬鈞之力;現在春梅在全書完結最末一章中死去,死的經過僅用百數十字敘述,實在太草草。所以我們要猜想,作者寫完西門慶的故事后,已經興致闌珊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金瓶梅作者是徐渭嗎?《金瓶梅》作者之徐渭說

      金瓶梅作者是誰?據史料記載,徐渭字文長,生于正德十六年,卒于萬歷二十一年,一生跨正、嘉、隆、萬四朝,乃明晚期杰出的文學家、藝術家,他幼年失母、青年喪妻、困頓科場、輾轉幕途、畏禍致狂。他開創了青藤畫派,在中國繪畫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他又是明代一流戲曲作家,著有《四聲猿》、《歌代嘯》等反映現實的雜劇作品,因此,他完全有能力寫作《金瓶梅》。

      《金瓶梅》作者之謎的研究是《金瓶梅》研究中的第一大焦點問題。據統計,眾多學者先后發表了近千篇論文,提出的作者將近70位。潘承玉在1999年出版的專著《金瓶梅新證》提出《金瓶梅》的作者乃紹興名士徐渭,為揭開《金瓶梅》作者之謎提供了全新的視角和新的證據。十年間,潘承玉的“徐渭說”得到了胡令毅、邢慧玲等學者的豐富與發展,這一學說也越來越“在金學塔尖綻放出耀眼光芒”。

      潘承玉真的破解了《金瓶梅》作者之謎?“蘭陵笑笑生”果真是徐渭嗎?

      一部作者隱姓埋名的偉大小說

      420年前的明萬歷十七年(1589)十二月,北京政壇發生一件震驚朝野的大事。大理寺評事雒于仁給荒廢朝政的神宗皇帝“陳奏”了一道《酒色財氣“四箴”疏》,直指“皇上之恙,病在酒色財氣也”。當時一位隱姓埋名的長篇章回小說作者立即在自己剛完成的一部章回小說的總目錄前添加了《酒色財氣“四貪”詞》,并在兩處山東官員名單中增列了一個“陳四箴”的人名。

      此人便是《金瓶梅》的作者,當然,這部小說便是《金瓶梅》了。此書面世后曾幾度淪為禁書,最后終于在世界文學史上獲得應有的地位,被公認為偉大的世界文學名著。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其19篇首論《金瓶梅》,說:“諸世情書中,《金瓶梅》最有名”,并贊其為“同時說部,無以上之”。

      據調查,從1931年發現這部小說的明代最早刊行本以來,迄今用現代技術手段印行的這部小說的版本——含中國大陸和香港、臺灣以及國外譯本已達30余種,近百萬冊。

      美國大百科全書《金瓶梅》專條稱“《金瓶梅》是中國第一部偉大的現實主義小說”,法國大百科全書稱《金瓶梅》“在中國通俗小說的發展史上是一個偉大的創新”。

      遺憾的是,20世紀以來,有關《金瓶梅》的研究取得了種種進展,但在若干基本問題上,學術界的看法仍然陷在迷霧之中。例如,在這部小說定稿420周年之際兩岸出版界這次不約而同推出的校點本和影印本《金瓶梅詞話》,其作者署名一如既往,仍然是“蘭陵笑笑生”,“蘭陵笑笑生”究竟是誰,在絕大多數讀者和相當部分學者眼里,仍然是個謎。

      古典小說與文化博士、多倫多大學東亞文學系教授胡令毅認為:“《金瓶梅》的作者是誰,潘承玉先生已經給我們找到了正確的答案,我們認為縈繞在人們心頭四百余年的《金瓶梅》作者之謎也是該破解的時候了。”

    ...查看更多

    《金瓶梅》的主人公 《金瓶梅》的主要人物介紹

      金瓶梅》的主要人物介紹《金瓶梅》全書一百回,根據不完全統計,其中大大小小的人物八百五十多個,僅西門慶家的男女奴婢就有四十多人。本章摘要敘述書中的主要人物,這些人懸起了一面鑒古警今的鏡子,對讀者了解千古奇書《金瓶梅》有切實的幫助。

      一 西門慶

      花花太歲西門慶,金錢、權勢、色欲集于一身;他是賺錢的能手,弄權的政客,玩女人的淫棍,無日無夜周旋于這三者之間。拳腳齊下,左右逢源,春風得意,恣意妄為。正當他而立之后,諸事順遂之時,卻枉死于他自己用金錢、權勢經營起來的肉欲之中。

      《金瓶梅》詞話本第二回,在西門慶初登場時,說他“原是清河縣一個破落戶財主”,“從小兒也是個好浮浪子弟,使得些好拳棒,又會賭博,雙陸象棋,抹牌道字,無不通曉”;“他一面在縣門前開著個生藥鋪,一面交通官吏,專在縣中招攬些訴訟說事討錢”,“因此滿縣人都懼怕他”。然而,此時的西門慶充其量還只是個幫閑流氓刁徒。以后,西門慶巧娶孟玉樓、李瓶兒,得了她兩人帶來的楊宗錫、花子虛的家財;女婿陳經濟家因提督楊戩被參倒,其父陳洪充軍,他帶了陳家的金銀箱籠來投奔丈人。西門慶得了這幾筆橫財,頓時“家道營盛,外莊內宅煥然一新,米麥陳倉,騾馬成群,奴仆成行”,成了清河縣中屈指可數的巨富(第二十回)。而這時西門慶并不滿足于據守手中的銀錢,他趁蔡京(太師)生辰之機,打點了“黃烘烘金壺玉盞,白晃晃咸靸仙人”以及各種奇巧罕見的吃穿用度之物、細軟銀兩,裝馱生辰擔,差來保押送上京,捧送蔡京,并打通了蔡京管家翟謙的關節,憑空而得“列銜金吾衛衣左所副千戶、山東等處提刑所理刑”之職,就此權勢顯赫起來(第三十回)。

      以后,西門慶仍不斷向蔡京、翟謙等送禮獻美,做了蔡京的“假子”,升為正職掌刑;又與巡按及過往高級官員交通來往,家中舉宴不斷,有時一席酒也費夠千兩金銀,與蔡京奸黨越來越緊密地捆在了一起,地方眾僚莫敢仰視。西門慶利用手中之權,貪贓枉法,濫斷公案,放債受賄,包攬說事,假公濟私,淫人妻女,枉殺人命……到了惡貫滿盈的地步。同時,他又不斷擴展他的買賣,實是個以錢得官,以權滋商的“官商”。用文嫂的話來說:“縣門前西門大老爹,如今見在提刑院做掌刑千戶,家中放官吏債,開四五處鋪面:段子鋪、生藥鋪、綢絹鋪、絨線鋪,外邊江湖又走標船,揚州興販鹽引,東平府上納香蠟,伙計主管約有數十。東京蔡太師是他干爺,朱太尉是他衛主,翟管家是他親家,巡撫巡按多與他相交,知府知縣是不消說。家中田連阡陌,米爛成倉,赤的是金,白的是銀,圓的是珠,光的是寶……歌兒舞女,得寵侍妾,不下數十,端的朝朝寒食,夜夜元宵”(第六十九回),氣勢與先前的西門慶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此外,西門慶又是一個出奇荒唐無恥的大淫棍、大色魔。他在家中擁有六位妻妾,日夜淫欲,周顧不及,以致婦人間明爭暗斗,競相奪寵。而西門慶還要奸污使女,霸占仆婦,嫖玩妓女,私通官宅太太,蓄養外室。據清代張竹坡在《雜錄小引》中統計,西門慶淫過的婦女,除其正室陳氏(已亡)、繼室吳月娘外,明確寫到的有李嬌兒、卓丟兒(已亡)、孟玉樓、潘金蓮、李瓶兒、孫雪娥、春梅、迎春、繡春、蘭香、宋蕙蓮、惠元、王六兒、賁四婦、如意兒、林太太、李桂姐、吳銀兒、鄭愛月兒等,另還有些外室、男寵。在其臨死前,還覬覦著“義子”王三官和同僚何永壽的娘子,只是因死得突然,才未能得手。

      西門慶勾引、圖霸他人妻室不擇手段,如藥死武大,氣死花子虛,邏打蔣竹山,陷害鄭來旺,支出韓道國等等。均充分表現出他是一個色鬼、色魔,欲壑難填的女色占有狂。而在他奸耍的諸婦、諸男寵身上,又表現出他是個十足的性心理變態者和性虐待狂,如“吃鞋杯”、“接尿溺”、“燒香疤”、“拴吊雙足”、“品簫”、“投壺”、“行后庭花”,乃至戀奸男童等等。然而,正當他日以繼夜,夜以繼日,貪利縱欲,難填情天欲海之際,終于縱欲過度,油盡燈枯,脫陽而亡,年僅33歲(第七十九回)。

    ...查看更多

    《金瓶梅》簡介 一代奇書《金瓶梅》講訴了什么

      金瓶梅》簡介:《金瓶梅》是一部以描寫家庭生活為題材的現實主義巨著,它假托宋朝舊事,實際上展現的是晚明政治和社會的各種丑惡面相,有著深厚的時代內涵。

      一、全書描寫了富商、官僚、惡霸三位一體的典型人物西門慶的罪惡一生及其家庭從發跡到敗落的興衰史,并以西門慶為中心,一方面輻射市井社會,一方面反映官場社會,展開了一個時代的廣闊圖景,徹底暴露出人間鬼蜮世界的骯臟與丑惡。西門慶一方面憑借經濟實力來交通權貴,行賄鉆營,提高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又依靠政治地位來貪贓枉法,為所欲為,擴大非法經營,從而成為集財、權、勢于一身的地方一霸。作品還通過西門慶的社會活動,反映了上自朝廷下至市井,官府權貴與豪紳富商狼狽為奸、魚肉百姓、無惡不作的現實,從客觀上表明了這個社會的無可救藥。

      二、《金瓶梅》以相當多的篇幅描寫了西門慶及其妻妾的家庭活動,寫出了這個罪惡之家荒淫無恥、貪婪無厭、驕奢糜爛、勾心斗角的林林總總,反映了正常人性慘遭扭曲和異化的過程。以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為代表的諸多女性,盡管出身、性格、遭遇不盡相同,但都無視所謂的道德名節,被超常的情欲、物欲和肉欲所支配。她們以扭曲的人性去對抗道德淪喪的夫權社會,又在人性的扭曲中走向墮落和毀滅。作品從不同角度顯示著不同女性或卑污、或勢利、或庸俗、或陰暗的靈魂,赤裸裸地表現出人的原始的動物的本能和欲望,毫無粉飾地表現出在金錢力量沖擊下的人性的扭曲與丑惡。

      三、《金瓶梅》存在著嚴重的缺陷,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有著濃厚的天道循環的宿命論思想,使得后半部充滿了虛無色彩;二是有不少庸俗低級的性描寫,沖淡了小說的暴露力量;三更為主要的是作者缺乏文學家所應具有的良知感與責任心,在審“丑”和嗜“丑”之間游移不定,使得作品的理想精神完全失落,書中人物都是病態的、畸形的,整部作品看不到絲毫的光明和希望。

      里程碑:它突破了中國長篇小說的傳統模式,在藝術上較之此前的長篇小說有了多方面的開拓和創新,為中國古代小說的演進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

      一、在創作題材上,從描述英雄豪杰、神仙妖魔轉向家庭生活、平凡人物。它是第一部以家庭生活和世態人情為題材的長篇小說,主要通過普通人物的人生際遇來表現社會的變遷,具有強烈的現實性、明確的時代性,這標志著我國古代小說藝術的漸趨成熟和現實主義創作方法的重大發展,為此后的世情小說開辟了廣闊的題材世界,并使之成為此后小說的主流。

    ...查看更多

    現實主義小說《金瓶梅》的文學價值和社會價值

      《金瓶梅》的價值:《金瓶梅》是中國第一部現實主義小說,毛澤東很看重《金瓶梅》,曾先后五次評價過《金瓶梅》。毛澤東將《金瓶梅》定義為“譴責小說”,當作“明朝的真正的歷史”來讀,認為《金瓶梅》不可不看,但“書中污辱婦女的情節不好”。

      成書于明代隆慶至萬歷年間的《金瓶梅》,是中國第一部長篇社會世情小說。它借小說《水滸傳》中描寫西門慶與潘金蓮的故事,把故事引申開來,寫的完全是市井平民生活,詳細刻畫了官僚、惡霸、富商三位一體的封建惡勢力代表西門慶由發跡到暴亡的罪惡生活歷程,明寫宋代,實為作者所處的明朝“當代史”,深刻揭露了明代后期黑暗腐朽的政治和社會現實。

      毛澤東五評《金瓶梅》

      毛澤東酷愛讀書喜發議論,毛澤東曾先后五次評價過《金瓶梅》。

      第一次是在1956年。當年2月20日毛澤東在聽取重工業部門工作匯報時同萬里等人的談話中講道:“《水滸傳》是反映當時政治情況的,《金瓶梅》是反映當時經濟情況的,是《紅樓夢》的老祖宗,不可不看。”

      第二次是在1957年。毛澤東充分肯定了《金瓶梅》的文學價值與社會學價值,親自拍板對《金瓶梅》在全國小范圍解禁,毛澤東說:“《金瓶梅》可供參考,就是書中污辱婦女的情節不好。各省委書記可以看看。”

      于是,文化部、中宣部同出版部門協商之后,以“文學古籍刊行社”的名義,按1933年10月“北京古佚小說刊行會”集資影印的《新刻金瓶梅詞話》,重新影印了2000部。這些書的發行對象是:各省省委書記、副書記以及同一級別的各部正副部長。影印本《新刻金瓶梅詞話》兩函21冊,正文20冊,200幅插圖輯為一冊。所有的購書者均登記在冊,并且編了號碼。

      第三次是在兩年之后。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毛澤東在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一次談話中,將《金瓶梅》與《東周列國志》加以對比。他說,后者只“寫了當時上層建筑方面的復雜尖銳的斗爭,缺點是沒有寫當時的經濟基礎”,而《金瓶梅》卻更深刻,“在揭露封建社會經濟生活的矛盾,揭露統治者與被壓迫者的矛盾方面,《金瓶梅》是寫得很細致的”。

    ...查看更多

    結語

      《金瓶梅》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獨立創作的長篇小說。從此,文人創作成為小說創作的主流。《金瓶梅》之前的長篇小說,莫不取材于歷史故事或神話、傳說。《金瓶梅》擺脫了這一傳統,以現實社會中的人物和家庭日常生活為題材,使中國小說現實主義創作方法日臻成熟,為其后《紅樓夢》的出現做了必不可少的探索和準備。

    相關新聞閱讀
    九九成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