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kngcm"><legend id="kngcm"></legend></acronym>

  • <var id="kngcm"><rt id="kngcm"><big id="kngcm"></big></rt></var>
    揭秘:雜牌軍抗日作用有多大?
    趣歷史 2019-02-27 11:17:51 高崗 曾紀鴻 安娥 劉志丹

      七七事變爆發后,駐守山西運城的40軍司令、陸軍上將龐炳勛,是第一個被抽調支援天津前線的。

      8月上旬,部隊從石家莊下火車,步行向東往滄州。

      時值盛夏,公路兩旁的莊稼地,綠油油的,一片生機。

      大地如炙,步行的官兵們揮汗如雨,但沒有一個人喊苦叫累,因為這是為國抗日。日軍的鐵蹄就要毀壞這美好的家園!

    image.png

      沿途百姓,自動守候在村口,簞食壺漿迎王師,把煮好的雞蛋塞進士兵的衣服口袋里,在宿營地燒水做飯,甚至主動騰出自己的住房讓士兵住。

      老百姓說:“只要你們去抗日,要什么有什么!”

      老龐大為感動,對士兵說:

      “我們能參加保衛國家的抗日戰爭,是生而有幸。在中國的復興史上,如果能增加光彩的一頁,固然是我們的愿望。即使把我們壯烈犧牲的事跡,在亡國史上寫上一行,也對得起祖宗!”

      士兵士氣高漲,從石家莊到滄州300多公里,連續行軍,沒有一人掉隊。

      二、雜牌軍的辛酸你不知

      在這里說下龐炳勛的40軍。

      龐炳勛部是土生土長西北軍,軍閥混戰割據期間,因為糧餉問題、生存問題,多次倒戈,最終在1931年被張學良收編,編成40軍,成為蔣介石手下名副其實的雜牌軍。

      此軍雖為軍級,實際上就有一個師,39師,老龐是即當軍長又當師長。這也算奇聞一樁了。

      39師就5個步兵團,實際人數還不到1個師,裝備還奇差。

      為啥會出現這樣的奇觀?為啥不給他擴編、增兵、配裝備,讓他好好打仗?

    image.png

      這就是民國的悲哀了。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他是雜牌軍,是從反復倒戈、軍閥混戰中過來的,基因不純,“政治基礎”不牢,不是親生的。

      收編時,不給他遣散分解了都不錯了,怎么可能給他做大,門兒都沒有!

      雖是土生土長的雜牌軍,但龐炳勛一點兒也不破罐破摔。

      在他看來,有聽命自己的軍隊,有蔣給發錢發糧管吃飯,就是天大的事了。

      多少年了,他都在為自己的軍隊怎么吃飯發愁,為裝備發愁。“年年當雜牌,天天孤哀子,不求向上爬,但愿不餓死”,是他的真實寫照。

      雜牌軍,只能領蔣嫡系部隊80%的軍餉,還受歧視,所以抗戰一打響,蔣就讓他去當了炮灰。

      但此時的龐,并不介意,在他看來,以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現在是保家衛國,真正履行一個軍人的使命。正如他所說,即使戰死,也是為國而死,璨璨其榮,幸莫大焉!

      三、日軍記載的“雜牌軍”啥表現?

      在天津南姚官屯一帶,龐炳勛指揮部隊,向日軍磯谷第10師團和中島第16師團,發起了猛攻。

      日軍進攻受阻,9月18日,調來10余門大炮,以鐵甲車開路,上面飛機轟炸配合,向龐軍殺來。

      龐令士兵不準后退,用可憐的步槍、手榴彈和工事抵御著敵軍轟炸,其傷可想而知。官兵浴血奮戰,死守陣地,令日軍久攻不破。

    image.png

      日軍加大空中轟炸,炮彈傾瀉而來,陣地幾乎被炸平。58歲的老龐發現,打了幾十年的仗了,從來沒有這么慘烈的,日本鬼子真是往死里炸的啊。

      “有敵無我,有我無敵,為國犧牲的時候到了!”龐炳勛高喊,將士們士氣高漲,死不后退一步。

      血戰7天7夜,龐部損失慘重,一個231團,只剩下300人不到。最后不得不撤出戰斗,由他部接防。

      此戰,是龐炳勛抗戰中的第一場硬仗。

      40軍的英勇奮戰,連日軍第10師團也贊嘆不已,其一篇戰斗詳報中對龐部這樣記載:

      “該部素質與戰法和之前交戰的37師相比遜色,但同樣在固守陣地時顯得極其頑強……在他們攻勢停頓或稍作整理時,他們便會用敢死隊進行反復的逆襲,進行白刃戰企圖奪回陣地。”

      四、最弱雜牌軍PK最強日軍

      1937年12月,龐奉命歸第五戰區李宗仁指揮。

      李知道,這個老軍閥打仗,素有保存實力、避重就輕的慣性,所以提前給他談心,敲敲警鐘。

      龐知其意,當場發誓:“請長官放心,我龐某這次一定同敵人拼到底,不再保存實力。”

      1個月后,板垣征四郎的第5師團,從青島登陸,沿津浦鐵路南下,和南邊的磯谷第10師團并進夾擊,準備攻占中間的徐州,拿下貫通中國南北的津浦線,控制全中國。

    image.png

      李宗仁令“老炮灰”打頭陣,布兵臺兒莊的外圍屏障臨沂,在那里阻擊板垣征四郎。

      板垣的第五師團,是日本明治天皇建軍時的老牌師團,也是侵華日軍中著名的鋼鐵軍團,裝備精銳,戰斗力強。

      龐炳勛以死赴戰,毫不畏懼。

      2月山東,天寒地凍,雪積遍野,龐炳勛部頂著寒風刺骨,帶兵從海州赴臨沂。

      又要和日本鬼子干仗了,大家都士氣高漲。

      臨沂百姓燒水做飯,幫挖戰壕,青年學生報名參戰,這一切都是打仗的有利條件。

      戰斗從2月下旬打響,從莒縣到臨沂到湯頭到費城再到臨沂再到莒縣,這場臺兒莊外圍抵御戰,反復拉鋸攻奪,打了2個月,龐殺敵數千。

      不消說,龐部依舊是血肉人海抵御日軍飛機大炮機關槍,此戰下來,1個師的兵力,死得不到一個旅。

    image.png

      五、觀“雜牌軍”打仗,哄彩聲四起

      最精彩的,就是龐與之前有嫌隙的張自忠合圍板垣征四郎。

      當時,板垣反復沖突臨沂城,城內的龐部危在旦夕,援軍不到,幾近絕望。他向李宗仁報告:

      “我的官兵已經傷亡殆盡,請求長官決斷。”

      李說臨沂是臺兒莊的屏障,臺兒莊是徐州的屏障,保衛臨沂,“責無旁貸”。

      同時令附近張自忠率兵去援助龐。

      放了電話,搖頭對幾個同僚說:“你們都走吧,我留在這里,與敵人拼到底。”

      張自忠與龐是宿敵,以前龐倒戈,險些要了張的性命。張曾視其為不共戴天之仇。

      但在抗戰面前,他祛除芥蒂,依然援手,令國人感佩。

      接令后,張當即就率59軍2個師5個旅3萬人星夜馳援,馬不停蹄來到臨沂參戰。

      老龐聞知是老仇人來增援自己,熱淚盈眶,握著張的手,激動而慚愧。

      他告訴張說:“上午,徐祖貽參謀長問我還有多少預備隊,我說我的警衛排都增援到一線了,再有的就是我了。”

    image.png

      之后,2人宛如親人,同仇敵愾,分割包圍板垣師團,打得來攻臨沂的板垣抱頭鼠竄,撤回莒縣縣城內閉門不開。

      日軍一退90里,遺尸遍野,此戰打出民族士氣。龐在此戰后獲得了青天白日勛章。

      李后來回憶:

      “敵軍窮數日夜反復沖殺,傷亡枕籍竟不能越雷池一步,當時隨軍在徐州一帶觀戰的中外記者與友幫武官,不下數十人,大家都想不到,一支最優秀的皇軍,竟受挫于不見經傳的中國雜牌軍,一時中外哄傳,彩聲四起。”

      龐炳勛的40軍不但在抗戰史上留下濃重一筆,在日軍的戰史中也有類似印證。

      日軍第11聯隊寫道:“(40軍官兵)面對攻擊進行著殊死的抵抗,(日軍)接近時猛烈地投擲手榴彈進行戰斗。”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九九成人网